破解成人APP

  谢安澜躺在床上休息了几天就能够下床行走了。虽然伤得不轻,但是一个肩膀下面距离心脏还隔着老远的贯穿伤,着实不值得让她太过在意。只不过近期不能动武倒是真的,只要右臂用力稍微大了一些,伤口处就被牵扯疼的撕心裂肺。

  因为她的伤,陆离大约还是余怒未消,整天都阴沉着脸让军中众人都忍不住退避三舍。叶无情跟着柳浮云去了宇文静军中,只好让朱颜整天跟着谢安澜。说到底,陆离还是不太相信宇文静的能力。宇文静虽然足够聪明,但是在这些事情上必然还是比不上柳浮云的。如果这时候被人算计死了,他们花费这番功夫做出来的局面就白费了。

  对陆离的安排,朱老板极为不满,却畏惧于陆离的淫威不敢反对。每天跟在谢安澜身边,大半的时间都用来吐槽陆离了,倒是让谢安澜觉得养伤的日子不那么无聊了。无情什么都好,就是话太少了。她现在什么都做不成,正需要有人热闹一点。

  这日一大早,陆离就带着众人急匆匆的离开了,据说是有了宇文策的行踪。谢安澜和想要凑热闹的朱颜被留在了军中。朱颜委委屈屈地坐在辕门口望着远处十分郁闷地瞪着靠在躺椅中休息的谢安澜。

  谢安澜抱歉地对她笑了笑,朱颜这才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这一趟本姑娘跟着你们来边关真是亏大了。”

  谢安澜眨了一下眼睛,“这话怎么说?”

  朱颜咬牙切齿,“怎么说!有好玩的事情你们就把本姑娘都在一边自己去。现在还要我留下来看守伤员,那本姑娘来这一趟的意义何在?”谢安澜摊手笑道:“不然你想干什么?大战胤安摄政王?朱老板…虽然你武功还不错,但是跟宇文策比起来,是不是还差了点意思?”

  朱颜毫无形象地将俏丽的脸颊鼓成了包子,她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宇文策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但是……“宇文策本姑娘对付不了,难不成百里修我也对付不了?”

  谢安澜认真想了想,点头道:“要是一对一的打架他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但要是玩心眼的话,难说。还是说,你之前没睡成百里修,现在还有点遗憾?”

  朱颜危险地盯着谢安澜,谢安澜警惕地往后缩了缩,“你想干什么?殴打伤员么?”朱颜瞪了她半晌,方才有些泄气地哼了一声,道:“算了,不跟残废计较。对了,苏梦寒有没有跟你说过言姑娘的事儿?”

  谢安澜一愣,“言姑娘?怎么了?她们已经见过了?”也对,苏梦寒前几天还小病了一场,言醉欢也在军中,自然是见过了。微微蹙眉道:“苏公子没跟我提起过这事儿,出什么事了吗?”

  朱颜笑眯眯地道:“苏公子说,他根本不认识言姑娘。”

   红唇长发女孩森女系装扮温暖阳光知性迷人写真图片

  谢安澜楞了一下。不认识?是真不认识还是苏梦寒不想跟言醉欢扯上关系?

  仿佛知道谢安澜在想什么,朱颜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啊,反正苏公子就是一副疏离的模样,说是以前没见过言姑娘,也没有救过她。言姑娘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过了一会儿才说,是她认错人了。”

  “那就是真的找错人了?”谢安澜道。

  朱颜摊手,“谁知道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朱颜侧首便看到不远处言醉欢漫步走了过来。边关苦寒,言醉欢也不像谢安澜等人都是习武之人不畏严寒。身上穿着厚厚的衣衫,还披着一件白色的大氅,整个人看起来却有些消瘦和郁郁寡欢。

  朱颜站起身来对她笑道:“言姑娘来了?”

  言醉欢微微点头,看向谢安澜,“打扰两位了,世子妃的伤可好些了?”

  谢安澜笑道:“好的差不多了。”

  言醉欢有些歉疚,“之前没有来探望世子妃,还请见谅。”谢安澜摇摇头,望着言醉欢心中有一丝淡淡的遗憾。朱颜倒像是没有察觉一般,十分热情地拉着言醉欢坐了下来,笑道:“言姑娘整天呆在帐子里也不出来,这鬼地方无聊的很,多出来走走咱们也好一起聊聊天啊。”

  言醉欢浅笑道:“到底是军中,我也不懂这些,就在帐篷里待着了。今天来,我是想…要向两位辞行的。”

  “辞行?”朱颜皱眉道。

  言醉欢点点头,道:“既然已经没事了,我也该走了。”

  朱颜道:“现在正是寒冬,你们主仆两个怎么上路?若是路上遇上什么事或者一个大雪封路什么都,可是连求救的地方都没有。”谢安澜看着言醉欢忧郁的神色,思索了片刻问道:“言姑娘,你和苏公子…”

  “苏公子说得没错,是我们搞错了。”言醉欢立刻打断了她的话。

  谢安澜和朱颜对视了一眼,这分明就是有问题的模样啊。

  朱颜不解,就算苏梦寒对言醉欢没意思,承认一下当初是他救了言醉欢也不会少一块肉啊。言醉欢看起来也不像是非要赖着他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的女人啊。

  眼珠转了转,朱颜道:“这么说真的是咱们找错人了?会不会是…苏会首忘记了?”

  言醉欢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谢安澜正要说话,一个人影从外面匆匆而来,直接走向了谢安澜三人,“世子妃。”

  “苏远小哥?”谢安澜有些惊讶地看着风尘仆仆的苏远问道:“你们家苏公子呢?”

  苏远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道:“回世子妃,公子跟着世子出远门了,这是…小,陛下刚刚派人送来给世子妃的信。”

  “西西?”谢安澜有些惊讶地想要起身,却被朱颜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你还觉得痛的不够是不是?”

  谢安澜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左手接过了苏远的信,“西西的信怎么会送到你手里?”

  苏远道:“属下奉命回京替公子办事,这是临行前陛下交给属下的。未免忘了,属下便先送过来了。”

  谢安澜眼眸微闪,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有事的话就快去办吧。”

  苏远点头,朝谢安澜拱手告退,当真是来去匆匆。

  送走了苏远,谢安澜方才打开信封慢慢的看起了信来。好一会儿方才轻叹了口气将信重新折好装回信封里。朱颜挑眉道:“你儿子说什么呢?让你忍不住叹气?”谢安澜扫了她一眼道:“没什么,突然觉得我们离开京城的时间有点久了。”

  朱颜眨了眨眼睛,“也不算久吧?还不满三个月呢。”目光在谢安澜身上转了一圈,笑道:“对你来说大概是有点久了,等你们回去,你们家小狸说不定都会说话了。第一个会叫的肯定不是爹娘,啧啧…何等得糟心啊。”

  被她这么一说,谢安澜也倍感糟心起来。

  软软萌萌的小狸啊,娘亲好想你。

  朱颜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忧郁的模样翻了个白眼,道:“别做这个死样子,想赶快回去就赶紧把伤养好。你的伤要是不好,就算陆离办完了事儿你觉得他肯启程回京么?”

  谢安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肩,有些无奈地笑道:“我的伤真的没那么严重。”

  “去跟你相公讲,你不知道你们家那个是天下最不讲道理的啊。裴冷烛都被他逼得想逃走了。”朱颜翻着白眼道,谢安澜却不生气,反倒是笑的十分愉快。朱颜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秀恩爱刺激单身狗的混蛋,都该被烧死!

  言醉欢坐在一边含笑看着她们打嘴仗,面上也多了几分淡淡的笑意冲淡了脸上的忧郁。

  与朱颜两人说笑了一会儿,谢安澜便觉得疲惫回帐中休息了。只是这几天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回到帐中根本没有丝毫的睡意。无奈只得躺在床上发呆。直到账外传来一阵响动,谢安澜想要起身却别胸口的伤牵扯的顿了一下,外面已经有人进来了,“世子妃,出事了!”

  谢安澜起身下床,走了出去问道:“什么事?”

  侍卫恭声禀告道:“西戎皇挟持了言姑娘和朱姑娘。”

  “哦?”谢安澜有些惊讶的挑眉,“那老头不是要死了吗?还能折腾呢?”

  侍卫道:“西戎皇这几天身体好像还不错。”

  谢安澜点头,“行,出去看看吧。”

  带着人走出去,果然看到言醉欢和朱颜被一群西戎人挟持。谢安澜微微眯眼,沉声道:“秦统领,我费心救你,就是为了让你来挟持我的人的?”挟持朱颜的人正是西戎那位暗狼军统领秦照。以朱颜的实力,若不是秦照出手西戎皇身边眼下也没有能对付她的人。

  秦照看到谢安澜,脸上闪过一丝羞愧之色却沉默地没有说话。

  谢安澜冷哼一声,一抬手军中成千上万的弓箭都指向了他们。

  谢安澜靠着身后的旗杆,懒洋洋地道:“皇帝陛下,半路上毁约,好像有点不地道吧。”

  西戎皇对她一笑,道:“两位将朕强留在西北军中,挑动边城守军与云麾军争斗,难道就厚道么?”

  谢安澜道:“我们救了陛下的命。”

  “世子妃是要朕谢你么?”西戎皇笑道。

  谢安澜道:“谢倒是不用了,本世子妃很少出手救人,但是如果让我觉得我救了的人还不如救了一条狗的话,我会亲手将他的命收回来的。是什么让陛下认为,就凭你这几个人可以逃出西北军大营的?”

  西戎皇冷笑道:“你若是敢拦,朕便杀了这两个女人。”

  谢安澜笑得越发愉快起来了,“哦?杀了她们,你要怎么办呢?另外,陛下是不是忘了,令郎还在我手里呢。”西戎皇混不在意的笑道:“那个逆子,世子妃想要的话就送给你了。倒是这位言姑娘和朱老板,年纪轻轻如花似玉,若是就这么死了,那可真是可惜了啊。”

  “谢安澜,别废话,赶紧杀了这个老不死的!”朱颜气急败坏地道:“这老不死的竟敢让人暗算本姑娘!卑鄙,无耻!”

  谢安澜无语,“美女,能闭嘴么?你以为我不想弄死他?”

  朱颜道:“有个皇帝给本姑娘陪葬,这辈子也值了。本姑娘都不怕,你怕个屁!”

  谢安澜抽了抽嘴角,这世界有多对不起你啊,这么上赶着找死?

  没好气地瞪了朱颜一眼,谢安澜问道:“陛下想要做什么?”

  西戎皇道:“朕也不为难世子妃,放朕离开这里!”西戎皇当然想要提更多要求,比如用谢安澜交换等等。不过他到底还有几分理智,朱颜和言醉欢只是谢安澜看重的人,还不会触及西北军和陆离的底线。如果他敢让谢安澜来换着两个人的话,只怕即便是谢安澜自己答应了,下一刻等待他们的也是万箭齐发。没有哪个军中将领敢让谢安澜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人挟持,就算谢安澜自己乐意也不行。这几天陆离的怒气已经够他们消受大半年了。再来一次,就真的要命了。

  谢安澜盯着西戎皇看了许久,唇边突然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点头道:“行,你别后悔。”

  “谢安澜!”朱颜有些焦急地叫道。

  谢安澜瞪了她一眼,“闭嘴。”

  朱颜咬牙,却也知道谢安澜是为了自己的性命,只得无奈的住了口气狠狠的去瞪西戎皇。

  西戎皇被侍卫扶着,兰阳郡主站在旁边。虽然如今西戎皇依然看重兰阳郡主,却已经不再信任她了。只是因为济生丹的缘故离不开她而已。但是西戎皇也并不着急,等他回到西戎皇城,找太医研究出了济生丹的药方或者解方,有的是办法料理这个女人。

  谢安澜抬手,对身侧的人吩咐道:“给他们一辆马车,放他们走。”

  “世子妃,这……”站在谢安澜身边的颜锦庭低声道,“他们不过区区几个人,想要闯出去根本不可能。咱们何必……”

  谢安澜摆摆手,淡笑道:“放他们走。”

  “是,世子妃。”

  既然谢安澜坚持,颜锦庭也不执意反对。世子离开之前说过,只要不危害到世子妃的安全,无论世子妃做什么决定他们都必须遵从。

  很快,就有人送来了马车和马匹,西戎皇一行人在上万西北军虎视眈眈的目光中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军营,上了马车立刻催动马车离去了。谢安澜站在辕门外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唇边露出了一抹冷笑。

  自己要找死,就怪不得别人了。陆离正愁没借口弄死他呢,万一这货命硬回到西戎却一时半刻死不了,那多糟心。毕竟,谁也不知道西戎皇室有没有什么暗藏的秘药或者神医。还是看着他在眼前断气了比较放心。

  “世子妃,就让他们这么走了么?”颜锦庭皱眉,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谢安澜懒洋洋地道:“让他们走吧,对了,让人备马…马车。”

  颜锦庭吓了一跳,连忙劝道:“世子妃,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不能……”

  谢安澜笑道:“我不插手,看戏去不去?”

  “这个……”颜锦庭毕竟还年轻,自然也知道如今这边关正在发生的事情足以改变未来各国的局势。但是他却被留守在军中,多少还是有点遗憾的。谢安澜道:“多带点兵马,没事。”

  颜锦庭思索了半晌,终于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西戎皇一行人离开西北军之后便飞快地向边城方向而去。只是西戎皇身体毕竟欠佳,只能坐马车,速度根本快不起来。朱颜和言醉欢也被扔进了马车里,与他们一起坐的还有兰阳郡主。三个绝色美人再侧,可惜西戎皇却全无欣赏的兴致。一路上眉头深锁,再三催促队伍走得快一些。

  朱颜翻着白眼道:“想要走快点就骑马啊,路这么难走马车能快到哪儿去?”

  谢安澜绝对不是好人,这马车看起来倒是精致得很,但是到底舒不舒服谁坐谁知道。关外的路本来就不好走,马车一路上震得朱颜都怀疑自己晕车了。跟她们从上雍来的时候坐的马车截然不同。

  西戎皇阴恻恻地扫了朱颜一眼,沉声道:“小姑娘,你要是不想要舌头了尽管说。”

  老不死的!老变态!

  “陛下!”外面侍卫语气有些急促地道。

  “何事?”西戎皇皱眉。

  侍卫沉声道:“西北军跟上来了,距离我们不到五里路!”

  “谢安澜!”西戎皇咬牙,厉声吩咐道:“加快速度!尽管赶到边城!”

  “是,陛下!”破解成人APP